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略商的博客

学书未成先习剑,用剑无功再读书

 
 
 

日志

 
 

转载:作为记者的司马迁  

2009-03-19 00:00:00|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hare/Save/Bookmark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cuilueshang.blogbus.com/logs/36765125.html

  (在《方舟子和柴静关于干细胞研究的争论》这篇小文中,我提到“现代的新闻记者有点象古代的太史,都是记录下当前发生的事情。只不过太史为皇家私用,而记者却是为社会公用。”昨天在杨浪的博客上看到他贴出的20多年前写的旧文《作为记者的司马迁》,深以为然,故转载于下。)

作为记者的司马迁

杨浪

再发补记——作为记者的司马迁

    这是20多年前写的东西了。当时很花了点功夫把《史记》粗读了一遍,心有所感便一挥而就了。20年后看来,这次阅读奠定了我对历史与新闻关系以及记者职业操守的基本观念,所谓“记者每时每刻都站在历史和现实的交叉点上,职业要求我们具有这种‘司马迁式’的坚韧、勤奋与执著。”两千年了,今天看,“穷天人之际,立一家之言”,““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匿”依然是职业记者的最高境界,而且是我们很多同行都原为达到的。    这篇文章在1987年中国青年报社的《青年记者》内刊上登过;1989年年底,又在《中国记者》杂志上登过,最后一次刊登是2001年在企业内刊《联办魂》上。最近在整理旧稿,再读一遍,可以一字不易,贴了。

                                                3月17日

                                                                      

 

  

作为记者的司马迁     (旧文新读)

                                                                                

    司马迁算记者吗?汉代出现邸抄之前,无论“传统教育”、统一思想、学术争鸣,乃至沟通不同地域的物质文化信息,经史子集便成了那时相当重要的大众传播媒体。作为那个时代专门从事这项工作的专业人员,太史公司马迁当然可以视为那时的“知名记者”。

    那么,除了《史记》,作为记者的司马迁还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每读《报任安书》,常常感到一种动魄惊心:“向者仆亦尝厕下大夫之列,陪外庭末议,不以此时引纲维尽思虑,今已亏形为扫除之隶,在榻茸之中,乃欲仰首伸眉,论列是非,不亦轻朝庭、羞当世之士邪!嗟乎!嗟乎!如仆,尚何言哉!尚何言哉!”一个关心国家命运、纲纪兴衰、生民哀乐的伟人,内心竟有这样大大超出常人的痛苦!

 

    人们往往很难将一个伟大的记者与一个伟大的作家区别开来。只要仔细体味一下《九三年》,体味一下《战争与和平》,体味一下《静静的顿河》,我们就不难理解我们的胸襟中究竟还缺少些什么,就不难理解司马迁“网罗天下放失旧闻”,“稷其成败兴坏之纪”,“藏之名山,传之真人”,“虽万被戮,岂有悔哉”的博大胸襟。这种博大,来源于对历史经验的深刻洞察,来源于对探索事件真实的坚定执著。当然也来源于对当时人类文化文明成果的继承和阐发。

 

    记者应当是博览群书的。《史记》中常有“余读某书”或“某书世多有”的引述。据余德建先生著《司马迁所见书考》,在《史记》中有述,并经考订确有其书的即有89部(篇)。晚于司马迁170年的《汉书·艺文志》所列六艺、诸子、诗赋、兵书、数术、方技等类的许多篇目,在《史记》中均有所涉。撰写《史记》前,司马迁曾随董仲舒学习《春秋》,从孔安国学习《尚书》。作为官方“记者”——太史令,司马迁面对的是“秦搜去石文,焚灭诗书,故明堂石室、金匮、玉版、图籍散乱”的局面,他必须从大堆大堆的木简绢书中去寻找线索,去整理和考证史料。

    他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14年著书,使他耗尽毕生心血;而且,这部人间奇书,竟要在他身后才能公之于世。很难想见,在绝无现代图书资料索引系统的2100年前,他付出了多么巨大的精力和体力的代价,独立完成了这部62.6万余言的鸿篇巨制!

    “读万卷书”,这不但是对一个记者起码的业务要求,是延续和阐发人类历史文化的需要。记者每时每刻都站在历史和现实的交叉点上,职业要求我们具有这种“司马迁式”的坚韧、勤奋与执著。当然,拘泥在文献和材料上的记者,决不能成为真正的记者。文献不可能告诉司马迁,周勃出身于吹鼓手;也不可能告诉司马迁,薛地民风强悍的原因是当年孟尝君大量招侠客、豪杰。深入实际,体察民情,这是作为记者的司马迁的又一突出特点,恐怕也是《史记》远在《汉书》之上的主要原因。

 

    司马迁一生曾数次游历全国,他的足迹遍及云、贵、川、湘、鄂、鲁、赣、浙、苏、冀、皖、甘……没有这样深入的采访,便不可能了解到刘邦慨叹秦始皇仪仗:“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这样精彩的细节;也不可能使其怀着如此深切的情感写出《屈原贾生列传》这样千古传诵的名篇。更为重要的是,通过这种广泛的调查、采访,司马迁深入接触了各阶层人民群众的现实生活,使他在书本知识之外充实了对各地区民情、文化的深切了解。这一切真实、丰富的感受,扩展了他的胸襟、培育了他热爱祖国的情感,也给了他坚持事实、坚持真理的勇气和决心。

 

    司马迁作品中的不少叙述和观点,在他那个时代是犯忌的。他把“揭竿而起”的陈涉放在“世家”中叙述,与诸侯并列;他设专传描写十名酷吏,其中有九人是汉武帝的臣子,这里就有首创“腹诽之法”的重臣张汤;而在当时被认为不登大雅之堂的“货殖”、“游侠”、“刺客”乃至扁鹊、淳于意等,司马迁都用很长的篇幅为之列传。作为纪实文学,这里反映出的历史观和“穷天人之际,立一家之言”的胆识,实在是后来的许多官修史书所望尘莫及。倒是班固对司马迁有一个精确的概括,叫做“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匿,故谓之实录。

  记者同仁们,我们的笔下都是这样的吗?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