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略商的博客

学书未成先习剑,用剑无功再读书

 
 
 

日志

 
 

给杨玉良校长《我心目中未来的复旦》挑个刺  

2009-03-11 00:00:00|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hare/Save/Bookmark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cuilueshang.blogbus.com/logs/36441671.html

  如果不是今天偶然在网上看到转载的《我心目中未来的复旦——在全校党政负责干部大会上的讲话》(原文见http://www.fudan.edu.cn/fudannews/news_content.php?channel=1&id=20683),我还不知道复旦换了个校长。

  我非常赞同杨校长对大学学者的三点要求:“大学天生是一面永远高扬的道德旗帜,其中的优秀成员必须是道德的楷模”、“大学的学者应该崇尚学术”、“大学学者要有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具体在该讲话稿中已有阐述,我不再赘言。

  可以看出,杨校长在讲话中明显有向文科学者示好的意思,比如:“人文社科是我国现阶段发展的关键学科,因为它关乎人的精神。而且,教育学就属于哲学的范畴。我经常自嘲,别人有时也这么评价,我只是有点知识,但是没有文化,也不懂管理,主要只有自己专业领域的知识。所以,让我扛着复旦大学校长的名头,这个压力是可以想象的。”作为理科出身的新任校长,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是杨校长讲话中有的地方似乎显得对文科特点不了解,反而显示出对文科的些许“歧视”。杨校长在讲话中不止一次提到自己是研究自然科学出身,“喜欢用逻辑的办法来看问题”,似乎是在暗示文科学者不“喜欢用逻辑的办法来看问题”,这显然是对文科的误解。而他所批评的“简单看一个学校有多少院士、多少博导、多少SCI文章、文章引用率多少、得奖数多少”,恰恰不是出于逻辑,即使勉强可以算逻辑,那也是简单的逻辑、错误的逻辑。

  另外,杨校长提到“我们在读李登辉、陈望道等老校长的传记的时候,判断这份传记写得好不好的标准就是作者是否倾注了全部的情感”,这一点我也不能同意,传记写得好不好,评价标准应该是它是否客观翔实。不“倾注情感”,做不到客观翔实;但有时即使“倾注了全部的情感”,也未必能做到客观翔实,那就不能说这份传记写得好。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