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略商的博客

学书未成先习剑,用剑无功再读书

 
 
 

日志

 
 

我和老上图的故事  

2006-05-24 00: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hare/Save/Bookmark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cuilueshang.blogbus.com/logs/2536021.html

  上海图书馆搬家之前是在人民公园旁边,就是现在的美术馆。那个时候的上图房子比较旧,不过人也少,不象搬了新馆以后人多得要坐到地板上(不过我也几年没去上图了,不知现在是否还有这样的盛况)。  上高中的时候和同学慕名去过一次上图,但是被赶了出来,因为那时的上图只接待有工作证的人和持中专以上学生证者,高中生不算。哪怕我们上的是上海最好的高中,我们的入学分数比中专生高一大截都没用,想想真是不公平。  大学期间,我家意外地在人民广场附近得到了一间小破屋,因为地段便利,离我弟弟当时读书的中学又近,所以我们全家都挤了进去。对于我来说,这一下等于是把上图变成了我的“私人”藏书馆,每到周末,步行十多分钟就能进入书乡了。每次都要看到天黑,饥肠辘辘,还要抵挡周围飘来的阵阵香味--当时老上图一边是肯得基,一边是荣华鸡,正是生意热闹的时候。肯得基现在还在,荣华鸡早已倒闭。  一个星期六下午,我照例来到上图,那里正在举办一套丛书的首发式,有不少文坛名人出席,我叫得上名字的有:陈思和、王晓明、许纪霖。我当时正迷王晓明,所以虽然没钱买他们的书,但还是坐下来认真听他们的演讲。那套丛书我现在说得上来的有《营造巴比塔的智者--钱锺书传》、《无法直面的人生--鲁迅传》。  还有一次比较惊险的经历。老上图用的是早年跑马总会的房子,属于上海滩上比较经典的那种欧式建筑,天花板很高。有一天我正坐着看书,忽听身边一身巨响,扭头一看,原来是头顶上的日光灯管掉了下来,几乎擦着我的肩膀落到地上,砸得粉碎。我平时看书时坐相很难看,歪歪扭扭的,偏偏那天坐得很端正,否则的话,不知哪个部位被砸到,都不会好受。要说图书馆里的那帮读者真的都是有定力,发了那么大的声音,有的抬头看一眼就低头继续看书,有的连头都不抬。  接下来说件有趣的事。前面不是说当年进上图要押证件嘛,有一次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对收证件发牌子的阿姨说:“我的工作证不太方便给你,我拿驾照给你可以吗?”那位阿姨五十多岁,显然属于比较典型的上海里弄阿姨,听到驾照就觉得很新鲜:“驾照啊?侬是开叉头(叉头:上海俚语中‘出租车’的意思)啊?侬一个号头(号头:上海方言中‘月’的意思)赚几钿(多少钱)啊?”也难怪那位阿姨,我也觉得那小伙子一眼看上去就象开出租的。小伙子不好意思地说:“我不是开叉头的,这车子是我自己开的。”阿姨一听,很激动:“弄介年轻就自家有车子啦,侬一个号头赚几钿啊?”小伙子真是耐心,觉得可能自己没讲清楚,又解释道:“这车子是单位发给我开的。”阿姨又激动了:“倷单位老灵格吗,还发车子拨侬开,侬一个号头赚几钿啊?”这下小伙子终于憋不住了:“我是国家安全局的。”

收藏到:Del.icio.us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