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略商的博客

学书未成先习剑,用剑无功再读书

 
 
 

日志

 
 

造假药的海归博士是英雄吗?  

2010-10-05 23:1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这篇文章发表于《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我在文章最后说:“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的所有患者都能放心地用上负担得起而又安全有效的好药,永远不要再出现海归博士造假药的尴尬故事。”但遗憾的是,文章发表不到两个月,又发生了患者为了能避免失明而不得不使用“假药”的事情。更令人遗憾的是,《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再次发挥“主观立场绑架客观事实”的手段,片面、失实报道,达到其妖魔化中国医生,残害中国人民健康的险恶目的(红色字体是向媒体学来的“诛心”手法)。以下为《造假药的海归博士是英雄吗?》原文:

  光看标题,读者是不是会想,这还用问吗,假药害人,怎么可能是英雄呢?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你,这些药的成分跟真药一样,价格却只有真药的十分之一,而且它们给无力负担高昂药价的肿瘤患者带来了延长生命的希望,你是否会觉得这位造假药的博士情有可原呢?

  海归博士和他的高学历团伙

  丁博士曾在美国进行博士后研究工作,并曾在全球著名制药企业担任高级研究员,归国后办起了一家正规的生物医药公司。但他又领导一个团伙,从事假药的生产和销售。这些人的学历都是本科或本科以上。他们买到原料后,在地下工厂生产药品,在互联网上发布销售信息,然后通过快递将药品寄送给与他们联系的买家。

  一般我们理解的假药往往是名实不副,比如2009年导致糖尿病患者死亡的假糖脂宁胶囊中含有中药里不应该出现的西药成分;但丁博士的假药却非同一般,连药监局的官员也承认,这些药里面确实含有和真药一样的有效成分,难怪有人为他们喊冤,认为他们的“假药”与真药的区别仅仅在于没有国家管理部门的批文而已,他们这种行为是让用不起真药的患者以假药的形式获得了事实上的“真药”。

  丁博士的“假药”和真药的区别真的仅仅在于一纸批文吗?事实显然并非如此。由于药品关系到人的生命和健康,因此国家对药品生产有严格的规定。据媒体报道,丁博士的地下工厂生产条件极为恶劣,无法保证生产出来的药品能满足安全方面的要求;此外,在地下工厂生产抗肿瘤药物,对工人的劳动保护、对环境的保护,都没有监管,这些都是潜在的危险。因此,不管丁博士的初衷是为自己谋利也好,为患者谋福利也好,他的行为都是触犯了法律,对于社会具有危害性,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病急乱投医的患者

  向丁博士他们买药的都是肿瘤患者或患者家属,他们的心理不难理解。癌症患者有正常的求生欲望,当他们知道有些药能够延长他们的生命,这些药是世界著名药厂生产,经过验证确实有效,但因价格昂贵而负担不起,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失落感;这时如果有人告诉他们能以十分之一的价格买到“同样”的药品,你说他们能不动心吗?

  假如你在自己身边看到过这些患者,你一定会不忍心让他们因为买不起救命药物而眼睁睁地“等死”。难道让他们用上好药,真的只能靠“制假”吗?

  真药为何卖高价

  也许有人会说,丁博士造假药,都怪真药卖得太贵,否则哪有假药的市场。这里不讲芦笋片那种猫腻药的定价,单说那些货真价实的真药。制药业是个很烧钱的行业,成本高得惊人,这个成本的大头不在生产和销售,而在研发。新药开发有个“双十定律”,就是说开发一种新药,大约需要耗时十年,耗资十亿美元。此外,药品进口到国内还要再加上运费和关税。这么高的成本,价格高也就不奇怪了。

  如何让患者用得起真药

  要让患者用得起药,有两个办法:要么降低价格,要么提高支付能力。

  为了保护企业的创新动力,世界各国都允许对药品的研发企业在一定期限内给予保护,在这个期限内,其他企业不能仿制这种药品,这样新药就能卖到一个比较高的价格,研发能力强的企业就能得到更大的利益,就能进一步研制更多更好的新药。等过了专利保护期,就允许其他企业进行仿制,然后通过市场竞争,药品的价格自然就降低了。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他的医改新政中鼓励仿制药的原因了。

  对于还处在专利保护期中的药品,如果在公共卫生方面有迫切的需求,“强制许可”也许是一种可行的办法。强制许可是指“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依照专利法规定,不经专利权人同意,直接允许其他单位或个人实施其发明创造的一种许可方式”,这样也就能使药品价格降低。我国《专利法》规定,“国家出现紧急状态或者非常情况时,或者为了公共利益的目的,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可以给予实施发明专利或者实用新型专利的强制许可”。比如在2005年,我国台湾地区为了抗击禽流感,保障民众健康,由“经济部智慧财产局”同意“卫生署”强制授权其他企业生产“克流感”(在大陆地区称为“达菲”)。当然,强制许可不是完全不考虑研发企业的利益,法律同时也规定,“取得实施强制许可的单位或者个人应当付给专利权人合理的使用费,其数额由双方协商”,这样有可能在研发企业的利益和公众健康之间获得一个平衡。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提高支付能力,考虑到大多数患者的经济能力很难在短时间内大幅提高,因此实现这一条比较现实的途径是完善医疗保障,由国家和民间组织、慈善机构、患者各方来共同承担医疗费用。比如,已经有人大代表提交议案,加强对白血病患者的救助,将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极为有效的格列卫纳入医保,并且国家已经在海南、广东、福建、陕西和新疆五个省、自治区进行了尝试。此外,医疗保障不必拘泥于国家医保一种形式,可以发动全社会的力量来参与,比如中华慈善总会的赠药项目就是一种很好的途径。

  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的所有患者都能放心地用上负担得起而又安全有效的好药,永远不要再出现海归博士造假药的尴尬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568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